分享到:

刘恩元:要么不做,要么做好

在大多数人的心中,一位高科技行业的领导人,一定是具备着雷厉风行这样的性格。但是今天,我们要认识的这位,他在员工和朋友的心目中,都是个老好人,甚至有员工称他是没有脾气的老板。这么一位温和的老板,是如何带领着一家企业,走过了风风光光的13年?一起认识一下这位昌恩集团的创始人、董事长——刘恩元。 [完整实录]

刘恩元

现任昌恩集团董事长。1966年出生,广东梅县人。1998年成立深圳市昌恩电子有限公司。

  • 深圳改革开放后搞得这么繁荣昌盛,是吧。我们做安防,希望能够让全国各地的那些人都能够这样繁荣昌盛,然后大家都有一个感恩的心态,去回报社会。

  • 如果企业里面一旦说,离职率高,或者人员频繁太快的话,那么不但对公司不好,而且对我们的客户也非常不好。

  • 大概应该还有10年到15年的时间,安防行业才会慢慢进入一个有秩序的竞争。在这个10年之内,要想很大的改观,可能是比较难的。

  • 原来从创业到现在守业,都基本上在公司里共同成长。我现在更希望能做个好爸爸跟好丈夫。让公司的中层、高层能够快速成长起来!

主持人:大家好,欢迎走进总裁故事,我是贺莎。在大多数人的心中,一位高科技行业的领导人,一定是具备着雷厉风行这样的性格,但是今天,我们要认识的这位,他在员工和朋友的心目中,都是个老好人,甚至有员工称他是没有脾气的老板。那么这么一位温和的老板,是如何带领着一家企业,走过了风风光光的13年?现在我们就一起来认识一下这位昌恩集团的创始人、董事长——刘恩元。

旁白:他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,他走的是所有60年代人所走的平凡的路,他的企业是被政府一纸公文推出来的。即将14岁的昌恩集团,在他的养育下,成为了安防企业100强。这会是一段怎样的故事?欢迎本期总裁故事的嘉宾——刘恩元。

主持人:刘总,您知道我第一眼见到您的时候是个什么印象吗?

刘恩元:很多人第一眼见到我的时候,都说我不像是老板。

主持人:您看起来特别的温和,特别的亲切。

刘恩元:我脾气来说,不会轻易地发。就是我自己的经营理念,就是说要营造一个大家庭的氛围。因为我们是从事技术服务的,IT行业的,还有工程服务那一块,很多员工平时不在办公室上班,经常要外出到客户那边去,但是我想给他们营造一个什么环境呢,就是说大家既然出去,这么辛苦做事情了,回到昌恩公司,那么就像一个大家庭,就是这样的一个意思。

主持人:我有看过您得过很多的证书,包括很多的资格证,是不是您从小就特别爱学习,就是成绩特别好的那种?

刘恩元:我是这样的,从小爱学习是,主要是家庭里面的条件迫使出来的。我原来小学的时候就很简单,到初中,高中以后,就受父亲的影响,教育影响是非常多的。他给我们传授的理念,因为我们农村出来的,农村住的人,如果是要吃谷子,要自己种田嘛。吃的谷子,他说你要想吃米的话,就是说吃那个大米,就要脱谷壳的话,那一定要读书考上大学,那样才行。

主持人:您的第一份工作,是不是也是跟计算机相关的?

刘恩元:第一份工作实际上我找的是华为。但是任正非任老先生,那时候他只有八九个人,他的企业是在南头一个铁皮房里面。但是他是录取,我们已经录取了,但是后面一打听,他那个是一个私营企业,他没有户口指标。换句话说就我毕业出来的户口,不知道放哪里。后面就不行,就再找。

主持人:要是您当年进了华为,说不定就没有今天的昌恩,我估计。

刘恩元:估计没有的。但是如果进了华为,说不定现在也应该是华为的高层中的一员。

主持人:也是,这个机遇不一样。

刘恩元:没到华为,后面找了一家保安服务公司,就是深圳市公安局下属企业。它当时,保安服务公司就是做这些安防的,安防行业。它下面有一个叫技术开发部,那时候还不是研究院。刚好这个安防刚刚开始引入中国,很多这些的产品,不管是摄像机、报警器,那些主机都是靠进口。那时公安局它们就成立了一个叫技术开发部,想把这块的产品自己研发出来。呆了大概三年的时间,在这个过程当中,我们就吸引了我的一些同学过来。那时候我们技术开发部那一块,也是技术力量还比较薄弱嘛。包括现在我们有一个梁总,他是1992年过来的,他的口才非常好,过来以后他就负责开发一些业务。我还是负责我们的叫技术研发这一块。技术研发把外面很多一些进口的产品,按照原来读书的时候把它全部拆了,拆开来去研究。研究了以后,就再把它细化,把所有的这些电子元器件剖析出来。

主持人:您在这个过程中就积累了,其实就是积累了一大圈的人脉,对吧?

刘恩元:对。

主持人:积累了一些自己的团队。

刘恩元:对,当时我们技术开发部做好了以后,就是到了第三年,我们就把技术开发部,就升级为叫保安科技研究所。因为我们研究了十几样的科研成果出来了,那么一直做就做到1997年。1997年的时候,就是我们当时在保安科技研究所,是已经能够自给自足了。因为前期的一些投入全部都回收了,一个是我们研发出来的产品推向市场,另外这一块我们还有,除了推向市场以外,就还做了一些工程项目,就已经能够自给自足了。到1997年的时候,公安部不是有一个文件嘛,当时就说你这个公安部门的人,全都要自己去做工程,要自己去验收。换句话说叫自己做运动员,又自己做裁判员。你做得好不好也自己说了算。

主持人:好事都给你们捞着了。

刘恩元:对,后面就把那些剥离出来。剥离出来就是,当时就是出来以后,我们就成立了叫昌恩公司。我们就把我们这个原来科研所的团队,就准备改制过来。

主持人:昌恩好像是被推出来的。

刘恩元:应该算是推出来的,就根据形势的发展是这样出来的嘛。如果不是有这个政策,我们肯定一直还在公安局内部,那边去做这个事情,也算一个好的机遇。部门的员工大家都对我挺好。我出来以后,他们接着都愿意跟着我过来。

主持人:所以您把研究所的人,全带到了昌恩。

刘恩元:基本上都过来这里了,所以我比较欣慰的就是,这些科研所的人员,一直到现在,我们成立快14年了,但他们全部还是在这个公司里面,在为公司操劳。

主持人:就是所有的元老现在都还在呢?

刘恩元:都还在。

主持人:您魅力挺大的呀!

刘恩元:我感觉不是我魅力的问题。我就觉得大家志同道合一起做一点事情。我们原来成立这个公司,为什么叫昌恩呢?就是一个是,当时我们有一个想法,恩是可能有一个。

主持人:感恩。

刘恩元:有一个名词,一个感恩的问题。当时中国这一块,深圳改革开放,搞得这么繁荣昌盛,是吧。我们往这边去做完了以后,能够全国各地的那些人,都能够这样繁荣昌盛,然后大家都有一个感恩的心态,去回报社会。

旁白:从几个人起步到今天的几百人;从安防起步到开拓实业,优化资源、建立品牌;从立足深圳,到拥有遍布各地的几十个分支机构,昌恩旗帜插遍了中华大地。真诚、团结、勇于进取、不畏艰难是最质朴的昌恩精神,也成就了每一个昌恩人。

主持人:我发现一个企业,一般都是跟创始人的这个性格,或者是传达的理念,是有很大关系的。其实昌恩的文化,有很多都是因为您的一个性格,或者是说您的一个风格带出来的。就比如说整个昌恩给人的感觉,是那种特别和谐的感觉,特别像一个大家庭的感觉。那您在昌恩,您建立昌恩最注重的一方面是什么呢?

刘恩元:我觉得最注重这一块,就是我们的文化理念这一块。

主持人:企业文化。

刘恩元:特别是现在80后 90后那些人,他只身工作过来都不容易,因为这些我身有感受,因为我们原来刚开始,独闯深圳的时候就是这样的,来到这里举目无亲,就什么事情都得靠人家帮忙。假如说有这样的一个平台,一个大家庭给他们做依托的话,起码对外来的一些打工人员也好,他应该会有一个安慰。既然在一个大家庭里面,你肯定会犯错误的嘛。他犯了错误以后,我们如果是把他当做是家人,把他当做兄弟姐妹的话,那心里面就会比较平和一些,兄弟姐妹犯了一些什么样的错误,或者做了一些什么样的措施,得给他们说一说,给他提出来,下面再改正,让他认识到,我觉得就行了。就我们所倡导的这一块,就是公司一个整体的和谐,我觉得比较重要。

主持人:在建设企业文化这一块,我知道昌恩有很多的活动,包括像外面的一些活动,公司内部的一些活动,都是挺有特色的。我有看到一些昌恩人一起外出的那种,一些活动的视频,那些活动我看着,有一些是走那个吊钢丝的那种,是吧?

刘恩元:对。我们有这个叫开拓的这些活动的。

主持人:对,那种拓展,很危险呐!

刘恩元:这个是看起来很危险,但实际上是安全保护措施,是做得比较好的。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些活动,就是员工这块,让他有一个叫心灵的体验。就是要抗击恐惧,还有一些什么事情,就遇到什么困难的时候,我是怎么来去处理,我是怎么来去面对的。假如说他在这么高空的钢丝里面,他心理承受能力都能够承受得了的话,那么遇到工作上的一些挫折,失败,会遇到一些什么样的困难,他就能够比较好去面对。

主持人:一方面是凝聚了这个团队的凝聚力,一方面也是帮助员工克服一些面对挫折的一些心理。

刘恩元:对,就是这样的。我们是每年都会有一些这样的活动,比如说登山,有些出去旅游,一些交往也都会有。

主持人:内部包括昌恩有个黄埔班。

刘恩元:对。我们有个叫黄埔军校。我们黄埔军校实际上是2008年才引进的。主要是当时引进这个黄埔军校,就是培养执行力这一块的。因为2008年,我们当时企业的发展,刚好也是金融风暴那一块,金融风暴这一块,很多企业就不想去花这些钱做培训那些事情的。我们当时的思路就是说,正因为有金融风暴来了,我们现在为了做好一些金融风暴以后的一些准备。大家有些什么想法,能够凝聚在一起,来去共同面对这个金融风暴,造成的一些影响和不良的一些反应,然后利用这个金融风暴,自己能够充电,学习一点东西,就当时才引进这个黄埔军校。

主持人:特别有意思,还有校长、教官是吧?

刘恩元:有。我们黄埔的校长,有教务长,还有那个教官,有一些是总督察,还有运营的一些团队、我们做这个黄埔培训,从2008年到现在已经坚持了4年了、是没有说,不会中断的、我们办这个黄埔,除了给大家创造一个比较好的交流和沟通平台以外,那么又给大家一个学习的机会、因为很多我们外面服务的一些技术人员,服务人员,还有外面的工程人员,外面的业务人员,平时可能很少在公司去,跟别的部门的人员去接触和交流。那么经过这个平台以后,大家坐在一起,然后一起来分享学习的一些东西,一起来去长点见识。再一起来去,工作当中的一些想法,能够在这个平台上去做一些分享和交流,这是我们在黄埔的过程当中,我觉得最好的一个东西。就是也能够让大家学到,也同时让大家体验很多东西。现在黄埔这一块,就是很多人在潜移默化的,会长进得非常多,特别是我们第一批,首次创业的那些人。就是从科研所转过来的那些人。

主持人:创业元老。

刘恩元:对,创业元老。他们的感情实际上是最深的。

主持人:我也有了解到,昌恩的人员流动率是非常低的,我想应该是这样一些文化,在影响了他们,也留住了他们。对吧?

刘恩元:我认为在这方面是起了很大的作用。就在深圳来说,实际上是一个比较浮躁的城市,各个公司也是相对来说浮躁一些。

主持人:因为发展速度太快了。

刘恩元:现在很多年轻人,80后、90后出来的那些人,很多都是比较浮躁的一个年龄。

主持人:跳来跳去的,都是。

刘恩元:跳来跳去。因为对他们来说,他考虑的可能是,眼前的利益或者眼前的东西比较多,或者以自我为中心的思维比较突出。觉得这个事情我要干就干,不干就算了,反正这个事情,这里不理,叫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。我就到处跳了,你这里,今天我受一点气,我受不了,行,我明天跳槽了。有些甚至连工资我都不要了,我走了。这样的话,如果是没有很好的一些企业文化,去引导的话,那这个企业的人也是非常不稳定的。如果企业里面一旦说,离职率高,或者人员频繁太快的话,那么不但对公司不好,而且对我们的客户也非常不好。因为我们现在,有很多客户对我们的评价就这样,觉得好像去年来的,前年来的,还有前几年来的,都是一样的人。他就非常容易沟通,如果说今年换一下,明年换一下,一来的话,对你的不了解,客户对你不了解的话,那他们就比较难沟通了。所以我们昌恩这边的客户群体,也非常优质,也非常的稳定。他们就觉得跟昌恩公司打交道,是非常可以值得信赖的。不用我客户太操心,觉得我今天叫你做什么事情,你不知道什么套路,今天来一个人,要我怎么教你,第二天又来一个,又要怎么教你,他们觉得特别烦。如果是有老面孔出现的话,他们客户做起事情来就比较方便,这样对我们企业也是非常好。

主持人:是。

旁白:近几年,我国的安防行业,平均以15%-30%的年增长率迅速成长,安防行业呈现出了一个蓬勃发展的良好势头。在这个领域,谁又会是未来真正的王者呢?

主持人:我记得是在2005年,昌恩开始开展国际渠道,对吗?

刘恩元:2005年有开展一些,但是在国际渠道这一块,我们实际上是做得不太好的。人家是家丑不可外扬的,我觉得这没什么。我们现在做的,本身就是国内的一些市场。在国际市场的开拓那一块,因为我们会做前期比较多的调研,调研的阶段好像不太可行,我们就会放缓一个脚步。我们昌恩公司并不是一个冒进的公司,都是比较稳健的。

主持人:跟您的性格一样,很温和的在前进。

刘恩元:有一点这种想法,就是说人家,像做安防的公司,有些是发展得非常好的,一年可能翻一番,或者两年翻一番。

主持人:这种科技领域的速度发展是挺快的。

刘恩元:但是我们公司基本上没有这样的情况。像我们现在是第14年了,每年的速度就是平均的速度大概就是30%左右的,这样的稳步的上升。而不会说今年我突然翻一番,明年突然我的业绩又掉下来,不会这样的出现。就是比较稳步,我们就是说做一个事情,做了就要把它做好,如果不做就不做,有一些很多,因为这样的关系,我们也放弃了很多机会。

主持人:这是不是也是您做事做人的一个原则?要么不做,要做就要做最好。

刘恩元:对,要做就做好。因为我们现在要建立一个品牌,这个事情我们是很不容易的。一步步建立起来,但是要捣毁一个品牌,或者说让一个品牌毁灭,那是很容易的。一旦事情没做好,这个企业可能就垮了。

主持人:可能建立一个好形象要花上几年,甚至十几年,但是毁掉一个品牌,就一件事儿就可以了。

刘恩元:对。所以我们这里就做得比较谨慎一些。

主持人:所以国际渠道算是退回来了吗?

刘恩元:国际市场这一块已经开始有点那个了,有点思路在做。我们现在拓展国际市场这一块,现在也跟一家公司在谈合作。我们要专业的人来去做专业的事情。就不会说一个人全部面面俱到,可能是很多事情都做不好。

主持人:公司现在有26家国内的分公司了,对吧?

刘恩元:对,分支机构。

主持人:现在重点在哪个区域呢?

刘恩元:重点的区域还是在珠三角。

主持人:还是以广东这边?

刘恩元:和长三角这一块。

主持人:这个圈。

刘恩元:对,这个圈比较多。就是比较发达的一些城市,现在就是西部,还有中部。那么我们现在目前在东北和在新疆那一块,现在就还没有开拓一些分支机构的。那么也是在近两年的过程当中,可能会去采取考虑。

主持人:那现在公司就是已经发展了前面的这些城市,现在安防的一个发展情况到底怎么样?

刘恩元:这个产业,现在安防产业,在整个国内各个行业来说,那是新兴的行业。但是又是一个朝阳行业。我们现在,根据比较保守的估计,像2011年全国安防市场是2400个亿。总体的那个市场容量,2012年估计大概是2800亿左右。就是整个的安防市场,那么对整个这么大的市场来说,实际上我们公司,在这个行业里面的份额不是很多的,只能说在里面也是一分子。现在就全国的安防企业,据统计有四万多家安防企业。但是很多都是,就小型的安防企业特别多。因为现在安防企业这一块,入门的门槛比较低嘛。不是说像原来高科技。

主持人:在我们印象里这个门槛挺高的呀!

刘恩元:一般的,如果是要搞复杂一些的技术系统,比如说联网系统,那是门槛比较高。但是像一般,很多安防现在普遍都铺开了嘛。假如说这一栋产房,一个什么街道那些安防,那块的门槛就不高。假设我家里面要做一点安防,那就不是专业的公司才能做,是谁都可以做,甚至说家里面自己买的也可以装。现在我们在行业里面开发出一种产品,叫DIY的,叫do it myself。就是说把这个产品买回来,我自己就可以安装的,那个东西出来。

主持人:全智能化。

刘恩元:从这个角度上来说,它的门槛是不高的。所以说,虽然说有四万多家的那个安防企业,但是有四万家都是比较小的,就是它年营业额,都是在一千万元以下的,占到95%以上。那么在这个时候,就叫群雄割据的阶段。就《三国》里面群雄割据,所以谁占到前面的那些份额,可能谁后面的发展就会比较多。那么以后慢慢的,一些小公司可能就慢慢缩小。

主持人:现在很多会被淘汰掉一些,是吗?

刘恩元:被淘汰掉一些,而且淘汰的还不是少数。可能每年,根据统计,可能每年最少有3千家安防企业,会自动消失,自动倒闭,这样的。

主持人:这个淘汰率好高。

刘恩元:淘汰率很高。因为有些公司是这样的,它就是靠着一些关系。毕竟这个电子行业这一块,对服务、对技术是要求比较高的。你要不是专门的,就好像不是卖一个产品,我卖给你就完事了。它涉及到一个技术服务,还有一个,保证整个系统运行的那个叫,稳定的一个维护服务。把这些做完了以后,这个客户才能够长久去想。假如说我做好了这个系统,投资不少钱,做了一年不到坏了,或者两年不到坏了的话,那企业的投资也不值得。

主持人:那您觉得这个安防大概还有多少年就可以结束这种群雄割据的局面?

刘恩元:安防,我们跟有些业界的朋友聊天的时候,也提起过,大概应该还有10年到15年的时间,才会慢慢进入一个有秩序的竞争。在这个10年之内,要想很大的改观,可能是比较难的。因为中国这块,各个行业,本身每个行业竞争也比较多,虽然说每年有这么多小的安防公司,可能会自动消失。但同时很多小的安防公司它又起来了,就像说我这个小的安防公司倒下去了,但是我,第二天我这个朋友跟另外一个朋友,又有这个合作关系,他又起一个公司出来。就它这样的一个割据的局面,不会说马上就能替换的。

主持人:那昌恩现在的重点在哪里,往以后如果要发展得更好的话?

刘恩元:我们现在主要的重点是在产品研发这一块。我们可能开始会投入重要的一个资金和人力,开始去做。产品做好了以后,我们市场份额慢慢加大以后,我们还是想往资本市场方面去靠一靠。但是这个可能还要有一个时间的一个沉淀才行,不是说我现在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。

主持人:有没有一个预计,昌恩有在筹备上市。是吧?

刘恩元:对,我们发展其实是这么在走,但是我们不会非常的冒进。明知道现在机会不成熟,我们还强上,我们不会这么去做。毕竟就是昌恩团队里面,还有这么多人,每天等着要去用钱,要吃饭,要去消费的,不可能因为说公司还没到这个时候,把公司的老底全部翻出来,一味的上市去做,不会这么去做。

旁白:为了开拓澳洲市场,刘恩元在澳大利亚开起了咖啡馆,并交由妻子打理。给昌恩员工一个家的刘恩元,又给了自己的太太和孩子,一个怎样的家呢?刘恩元坦言,我现在更希望做一个好爸爸、好丈夫。

主持人:您在澳大利亚开的那个咖啡厅,听说是您太太在管理的?

刘恩元:我太太在管理的,她现在是在那边。我现在小孩在那边读书,我太太过去以后就是,一个陪着他们读书,另外的话,我们本来给她开了一个澳大利亚公司。开始我们主要是想做安防那一块的,后面经过考察完以后,觉得澳大利亚那边的安防,时机还不是非常成熟。就那边大型的工程项目还不是很多,就那边的整个的治安环境比较好。另外就是说,我太太那边的事情比较多,就是说开一个咖啡厅,然后经过开这个咖啡厅的话,建立一个交流平台。喝咖啡在澳洲来说,是非常流行的一个方式,一个行业。原来就像广东这边喝早茶一样,大家有什么事情,都到茶楼里面喝茶去谈。签合同也好,谈生意也好,做什么事情都到茶楼里面谈。那么在澳洲那边,他可能很少在茶楼,但是咖啡厅遍地都是。

主持人:国外很流行这种,就是喝咖啡。

刘恩元:那么喝咖啡他们,而且一早上就开始喝,一早上喝到晚上。那么喝咖啡是他们的一个文化,那经过喝咖啡就可以做很多的一些交流。

主持人:您太太对您的事业上,也是有很大的帮助的吧?

刘恩元:对,对我的帮助非常大。我太太跟我的性格是互相补充,因为我本身性格就比较。

主持人:那她是很强势的人?

刘恩元:也不是很强势,我是比较内向的,她是相对比较外向一些。也就是说,包括有一些,外面一些朋友的接触,以及客户那些,她可能比较容易跟人家去达成一些沟通。但我有时候在外面,我不是非常喜欢说话,那么就跟客户的沟通过程当中,可能不够充分,有时候就,人家说比较腼腆,有些什么要求又不好跟人家提出来。所以在做这些过程当中,她就正好跟我有一个补充。而且她在投资方面比较有灵感,就比如说企业的哪些方面要投入,她能够比较看得到这一点。所以说她是一个思想比较活跃的人,她觉得这是一个机会,可以去试一试,有时候我可能没想到,她想到了,互补。可能照着她的去做可能是对的。

主持人:您太太有没有评价过,您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也像员工说的那样,是个老好人,温和的人?

刘恩元:她对我的评价,她是不满意的。

主持人:她不满意?

刘恩元:她说我们的家里面不是我的家,公司才是我的家。就好像说,在平衡一些关系的时候,可能我看得更多的是,在公司那边的利益比较多。而对家里面的东西,她觉得好像,比较的话觉得好像没有放在同一个水平线上。就是说公司利益在这里,我家的利益在这里,可能有时候有点冲突,可能公司利益会提高一点。就她有时候看的是这一点。

主持人:其实很多老板都这样,在家庭跟事业这两方面,其实挺难平衡的。那您要遇到,有时候在公司里头事特别多,太太生气了怎么办?

刘恩元:她生气了我们吵完以后,基本上是我回去给她煮东西认错。或者说因为,吵完了,有时候我太太吵完架以后,她可能一天不说话,但是我看到不对的时候,我可能就会主动跟她去说话,先去跟她去讲。还有她对我的评价,她说好像我这个人没有脾气,好像成佛了一样。她说天掉下来你都不怕。

主持人:很冷静。

刘恩元:对,就这样。

主持人: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是很淡定。那您儿子现在是在澳大利亚学习?

刘恩元:对。在学习。

主持人:两个?

刘恩元:两个,对。

主持人:都在那边吗?

刘恩元:都在那边。现在我女儿也在咖啡厅那边帮忙,她现在在上大学,现在是大三了。但是她看到妈妈这么辛苦,她妈妈英语又不太会,她就主动说,现在暂时学校先不读了。等她帮她做到理顺了以后再去读。

主持人:就现在已经直接在咖啡馆那儿帮忙。

刘恩元:在帮忙,对。

主持人:您两个小孩都像你还是像他妈妈?

刘恩元:我儿子像妈妈多一些,儿子的性格也比较活泼一些,比较外向一些。也就是说,跟陌生人打交道,他可能也会比我强。

主持人:他现在在澳大利亚工作吗?

刘恩元:我儿子,是吧?儿子还在读书,还在上高中,对。

主持人:还在上高中,在从小到大,包括这个小孩一直上学,您对他们的影响大不大?

刘恩元:我对他们的影响,应该小的时候没那么,可能,但是慢慢到读书的时候,可能影响就会大一些。

主持人:您会天天给他们讲安防产业,讲工作上的事儿吗?

刘恩元:不会讲得太多,主要就是讲一些,平时生活上的一些事情。我们工作当中,这个事情不会给他讲得太多。但是现在我儿子,他非常关心我们公司的事情。就是说现在他在,我这次春节在澳大利亚过的嘛,他看到我们公司的最新的宣传杂志,我们那个期刊嘛,他看完以后,他给我提出来,这个杂志印得好不好,哪个地方好,哪个地方有不足,哪个地方有漏洞。如果用他的思路来说的话,他说哪一块要怎么改进,他会这么去想,而且对我们整体的,公司的组织架构这一块,他提出一点,他说我们公司缺少一个最重要的部门,没有设立的。他说回去以后一定要尽快把它设立。

主持人:哪个部?

刘恩元:就是我们公司有一个叫市场部。他说看到我们这么多架构,没看到有市场部。他说市场部对一个公司来说,是非常重要的。他说您怎么会没有呢?他说如果没有市场部的话,对以后公司的发展方向是没那么明确的。

主持人:那你接受了儿子这个建议吗?

刘恩元:我接受他的建议。现在我们下一步也在,今年内我们整个组织架构发展过程。我们会设这样的一个市场部出来,他说现在市场部如果没有人没关系,他说他是一个人选。他说现在如果有人,他可以让他们先去做。

主持人:您有这个考虑吗,让他直接过来?

刘恩元:没有,他现在还在读书,才16岁嘛。

主持人:就读完书以后。

刘恩元:读完书以后就要看他自己的一个愿望。因为我们现在对小孩,我们觉得是,比较尊重他自己个人的选择。就我可能会说,觉得你有这个兴趣,有这个能力你去做,没问题。但是你没有兴趣,我不会强迫你去做这个事。

主持人:那你其实还是希望自己的儿子、女儿,来接替您这份事业的。

刘恩元:我心里面不会这么去想,实际上我女儿她是学国际贸易学会计那一块。我儿子现在更看重的是金融行业,他是想考大学学金融。他说不做安防,但是他说从金融的角度,来考虑安防的话,他会给我们提一些建议的。

主持人:您儿子的商业头脑挺好的,您对他们严格吗?

刘恩元:我对他们不严格,相反我爱人对他们比较严格。

主持人:教育小孩都交给了太太。

刘恩元:基本上她在管理。

主持人:您跟他们相处的时间多吗,一年?因为管理企业的老总的话,在公司的时间特别多,有时候经常是,又出差,或者是公司忙到很晚,其实跟小孩相处的时间是特别少的。

刘恩元:相处的时间就是比较少,反正这一点我就觉得,好像有点亏欠给他们。按照他们的一些的思路就是说,好像爸爸在把家里面当做旅馆一样的,就是回来睡一下觉,白天也很少见到,吃饭也很少在家里面去吃。

主持人:那我给您三个选择,一个好爸爸,一个好丈夫跟一个好老板,您会自认为,会选哪个?

刘恩元:我现在,我是这样的,更希望能做个好爸爸跟好丈夫。家庭,现在确确实实,我有时候统计起来也是这样的,给家里面的时间太少了。就是原来从创业到现在守业,都基本上在公司里共同成长,也难怪他们说,好像我老公或者我爸爸,好像公司才是他的家,我们这个小家庭不是他的家。

主持人:公司的员工都觉得昌恩是个家。

刘恩元:对,后面我说,下一步的这块,我可能会更愿意多点时间去陪陪他们。企业成长到现在,我就更希望我们下面的中层,高层能够成长起来,让他们也担当这个家!
 

往期回顾

关于我们  |   法律声明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|   网站导航  |   支付方式

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1910589号 广东省音像制品制作经营许可证 粤音制证字第 B005号信息

广播电视制作经营许可证 粤字第922号 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粤B2-20080129号

版权所有 总裁网 Copyright © 2007-2018 Chinaceot,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