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界透视镜
  • 分享到QQ空间
  • 分享到人人网
  • 推荐到豆瓣
百度员工林海韬,上岗四个月后就因心脏衰竭而亡。年轻的生命在工作的重担下消逝,给我们留下了多少遗憾。是生活为了工作?还是工作为了生活?生命的长度究竟如何衡量?百度员工给我们留下的,更多是对人生和生命的思考。
本期嘉宾: 王若文

知名投资集团董事、总裁,原中华网中国区创始人,总裁网特约评论员

分段视频

文字实录

主持人:总裁网的各位网友大家好,欢迎来到商界透视镜。首先欢迎我们这一期的嘉宾王若文。您好!

王若文:主持人好,各位网友大家好!

主持人:百度一名技术研发人员林海韬,上岗才四个月的时间,就因心脏衰竭而亡。这件事情在网上是闹的沸沸扬扬。网站指责百度是血汗工厂,百度回应说,员工之死与工作无关。这件事到底是谁的责任呢?

我想问一下您,在IT行业的一个工作,真的有那么恐怖吗,据您的了解所看?

王若文:IT这个行业和一般传统的行业,有着巨大的差别。其实我从事IT的时间应该说很长了,早在十三四年前,就与IT打交道。而且在IT这个领域里边,一做都不少于六七年的时间,所以我对IT的员工特别了解。那么IT的员工,他们更多的是,凭兴趣与机器打交道的比较偏多。也就是说,他不是按照传统的行业,老板交代什么工作,按部就班去做什么工作,也不像通常的这种工厂,有一个流水线的概念,你做完什么我接过来做,我做完就传到下一个环节去做。而是很多工作都是可以独立完成的,比方说软件的开发。你知道软件工程师,他们一旦对这个写软件有兴趣,有爱好的时候,可以通宵达旦的去写。所以IT领域里边的,工作的强度确实很大。但很多时候的强度,未必是公司强加给他,而是发自内心的一种狂热,一种喜爱,一种成就,一种兴奋,而导致很多人自己给自己压力,你知道吧。是这么一种状态。

主持人:那您觉得就百度这件事,或者是也有类似的这种事情,像华为,其实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。这样的事情是企业的责任,还是员工自己的责任?

王若文:其实这是一种,我们通常讲的过劳死的行为,对不对。那其实过劳死,我们过去没有这个概念。我记得十年前,从日本传到中国,我们知道日本的节奏非常的快,都是特别特别快,所以那会儿就有了过劳死。那实际上从日本传到中国,那么中国就有了过劳死的这种说法。在没有传到中国以前,中国一样有过劳死,只是那会儿没有这种概念。就像今天的科学发达了,有那么多的病的名称出来了,其实古代可能也有这些病的存在,只是那会儿没有发现,这么清晰的病的名字而已。那今天面对过劳死的这一种观念,或者态度,人们通常会想到一个就是,企业把员工给累死了。所以很多人很责备企业,我认为在我看来,我认为这个有点偏见。就是说,很多员工的死亡,可能是过劳死,但并不是所有的过劳死,都可以对企业进行怨恨。为什么呢,我们说过劳死有两种情况。第一种是,那些在血汗工厂工作的,很基层的员工。他们呢,你比如在珠三角,那些个别的台资企业,港资企业,包括韩资企业里边,很多的工人,从早干到晚,不是八个小时,都不是十二个小时,远远超过十二个小时,有时候达到十五六个小时一天,这本身强度就够大的。另外在工作的过程当中,他们没有休息的时间,就有一个非常短暂的吃饭的时间。那么你说员工喝水,喝水那要记考勤,你要上厕所啊,上厕所也得记考勤。所以这样的员工,就是没有节假日,没有加班工资,没有休息的概念,一个月休一天可能都比较困难。

主持人:完全是受压迫。

王若文:没错,所以我说处在这种黑心工厂的,这些员工的死亡,我认为这是一种过劳死。那这种过劳死,我认为应该是企业来负责任的。但这里边还隐含了另外一种,就是有一些员工想逃离这种企业,逃不出来。你知道很多这种黑心工厂,把门都锁的死死的,你知道不,连防火门也锁死了。不是曾经发生了一些,这种企业发生火灾的时候,员工都被烧死了嘛,就是连消防通道都给锁死了,出不来。那有一些员工想逃离出来,而出不来的时候,内心极度的恐惧 崩溃,最后就会选择自杀。那自杀其实也是一种过劳死。就是在黑心企业,黑心老板企业里边工作的员工,无论是因为太大的强度的工作,而导致难以负荷出现的疾病死亡,或者是意外死亡,或者是想逃离工厂,而无法逃离的时候,选择了自杀的这种行为。我认为这两种死亡,都应该认定为过劳死。这是我说的应该怨企业的一块。那么另外还有一种,其实不应该怨企业。有一些员工,他就是特别热爱这份工作。我们讲兴趣是最好的老师,热爱是成就的动力,他真的是狂热到了一定的程度,他离不开这份工作,他恨不得二十四小时的工作。当身体可以支撑的时候,他真的是连轴转,当身体感觉到有不适的时候,他才会停下来,通常这种员工比较多的,都是在IT企业里边。这个社会我感觉,只有与IT相关的这些职业经理人,他们才会有一种高度的狂热。我们不说对事业的狂热,而是对他所从事的这份工作内容,比方说写程序,比方说研究一个科研的课题,他恨不得就是没日没夜,最快的速度把这件事情去完成。那这种过劳而导致的死亡,我认为就不应该责备企业。

主持人:那您刚刚有说到,在这个企业里面,他们拼命工作可能是兴趣所在。而除此之外,还有没有什么样的原因,是让这些员工,是自愿的去加班的?

王若文:可以这么来讲,就是今天的这种过劳死,更多的发生都是在年轻人的身上。比方说我讲的年轻人可能是,很低龄化的刚刚大学毕业的,二十三四岁的员工,或者最高的去掉三四十岁的员工,都是比较年轻的,这一拨人群。那么特别是低龄阶段的这个人群,他们都会有一个相对来说,较大的经济的压力,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。就是他们刚刚毕业出来,需要房子,需要车子,需要面包,需要爱情,那这些都离不开自己的收入,能为自己来创造一个平台或者条件。但往往在一个好的企业工作,而又有一份,相对自己非常感兴趣的工作,通过工作的创造,能够实现一种回报的时候,他的这个工作的劲头,他的这种动力就更足了。而反而因为这种方式,很可能也导致自己给自己更多的压力。所以我说,经济有的时候,也是导致过劳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。

主持人:所以这就出现了,其实有社会上流行这么一句话,说是年轻人在四十岁之前,是拿命去换钱,四十岁之后就拿钱去换命了。

王若文:其实过去很多人都是这么讲,四十岁以前,就是拿命去换钱,拼命的去挣钱。到了四十岁以后,突然发现身体状况不行了,怎么办,又拿钱来救自己的命。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,我们说过劳其实并不是一种,很值得提倡的一种很科学的行为。

主持人:所以在这里也有一个问题,年轻人应该怎么来摆正自己的工作心态?

王若文:我认为年轻人,可以多一些对事物本质的思考。我经常跟人讲思辨,思辨就是看透事物的本质,多一些积极的思想,来影响你的这个人生。很多人就容易有一个非常急功近利的目标,比方说今年我必须挣一百万,明年我一定要创建几个公司,后年我一定要打造集团,或者说明年我无论如何我必须上市,他为了达到这个目标,不是我们讲不择手段,而是对身体一种不择手段的摧残。他要给自己实现目标,他加了那么大的压力,相当于你只挑一百斤,结果你给自己挑两百斤,你扛过去了,假设挑一段扛过去了就没有问题,但你扛不过去,肯定就摔坏了。我们看过那个体育比赛的时候,你看那个举重的运动员,举杠铃,大的铁饼,有的就是超负荷,举上去了,很不容易就成功了,就是世界冠军。没举上去的时候,有时候摔下来了,砸住自己的腰,砸住自己的腿,有多少人就在世界舞台的表演上,让自己成为终生的残疾。我经常跟人讲,我说,其实生命或者是人的这一生,没有志在必得,没有非达到不可的目标。你看,日本人讲,必胜,东方必胜,我们中国人很聪明,我们不讲必胜,因为讲必胜,就很可能失败,我们讲东方不败,不败,只要不败,多一点就是胜利。你这么去调整你的心态,去看待自己的事业,看待自己的工作,看待自己的人生的时候,你会少一些压力,多一些快乐。而且我们说,人的这一辈子,其实没有一个完整的定义的目标,框死你要做成什么样子。你说做十个亿,那还有一百个亿的,你做一百个亿,还有一千个亿的,你做一千个亿,还有一万个亿的,究竟哪一个是你的目标,也就是财富永远都赚不完,工作永远都赚不完,就把你的身体全部搭到里边。二十四小时,二十四小时掰成四十八小时去做,你也依然是完成不了。那这个目标,我们定成生命过程当中的,一个个的景点。就像深圳,我们今天去世界之窗,我们明天去华侨城,我们后天去大梅沙,小梅沙,有时间你就去,而未必一天全部要去完,可能会累死。而我们说,这个人生看景点就跟旅游是一个概念。通俗的讲,上车睡觉,下车就是尿尿,到景点就是拍几个照,就这么简单。所以我不主张每一个人在工作当中,一定给自己定下一个非常强制的目标,不达目标誓不罢休,我觉得不可取。

主持人:也要根据个人的一些情况量力而行。

王若文:应该说,应该是这样。

主持人:找准自己的位置就好。那您从事了人力资源有多年,对于员工管理这方面,应该是非常了解的。那如果说,假如说真的有员工进入到,像你之前提到的黑心工厂,血汗工厂的话,他们应该怎么来保护自己?

王若文:明智的选择,应该是迅速去逃离,而不应该在那个地方久留。但问题是,能进入黑心工厂的人,在目前的中国的这种经济状况下边,往往是没有太多的知识,来自于偏远的农村的,这些打工仔打工妹。他们无路可走,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,我认了。就是他们从意识上没有想到,其实还有比挣钱更重要的,那就是身体。其实要维护自己的身体,还有很多很多的方法。中国当今的社会,法律那么健全,国家的劳动法对员工的保护越来越好,其实搭把手,发个短消息,打个电话,就有很多人,劳动局的,工会的,都会来帮助大家。但恰恰很基层的员工,没有去思考,所以我想借这个机会,也请这些很基层的员工,你们大胆地去求助,会有很多很多人支持大家。

主持人:那万一他进入的就是有一些员工,虽然进入的不是黑心工厂,但是他对这份工作又十分的狂热,这种现象您怎么看?

王若文:我是这么想,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一拨人,活着就是为了工作,他只有工作才有乐趣,他感觉到生命才发光,才有价值。对于这样的人,无论在什么地方,他都是干一行爱一行,一定是爱的非常的狂热,一定是天天都是那么坚持到底。对于这样的人,我们虽然是要奉劝他,多珍惜自己的身体,但是我们依然要对这样的人,表示崇高的敬意。中国有一个,我们叫第一个胆大包天的人,是吉祥航空的首创董事长王均瑶。王均瑶三十八岁就离开了这个世界,他当时所创造的价值已经远远超过了三十八个亿。我们知道,三十八岁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,因为疾病而离开了这个世界,就是因为他长期的呕心沥血,长期的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,就是全身心的投入工作,把身体给搞垮了,我们知道这是一种遗憾。但是我们对他也是非常的尊敬,这是中国的名人,因为他的企业今天还活着,而且越来越壮大。那么还有一位世界名人,刚刚过世,我想你可能知道。

主持人:乔布斯先生。

王若文:是,乔布斯。乔布斯就是我们当今世界,非常尊重的IT人士,是Iphone的创始人,也是一代一代Iphone更新迭代的这么一个神奇的人物。你知道,乔布斯是做技术出身的,他对市场的敏感,这个是很多很多做技术的人无法达到的。我们知道做技术的,往往离市场很远,而离市场很近的人,对技术一窃不通。而乔布斯恰恰两者完美的结合到一起,所以就注定了他在Iphone,Ipad,itouch,这个领域里边,给全世界会带来一次革命性的享受。他就是这种狂热,这种对事业的渴望,已经爱到了自己的骨髓,爱到了自己的血液,所以从他爱上这份事业开始,几乎天天都是搞到晚上两三点钟,经常是通宵达旦,彻夜不眠在研究,所以后来他的身体就出了状况。出了状况很多人说,你要去看病,后来一查是胰腺癌,直到出了胰腺癌的时候,他仍然拼命的投入他的事业。他说,要推Iphone5,遗憾的是Iphone5就差那么一点没有推出来,他也没有停下来,去照顾好自己的身体。他不是怎么跟癌症去搏斗,而是跟技术搏斗,跟市场搏斗,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带给全世界人们高科技的享受,最后不得不撒手人寰,离我们远去,这就是典型的过劳死。也就是说,知名的企业家,世界最高端的科学家,都有过劳死的这种现象。所以并不是一定发生在血汗的工厂,而往往在这种高科技企业里边的过劳死的行为,都是与自己个人的思想意识密切相关。无论是做老板,还是做百度这样的员工,还是曾经华为已经逝去的员工,他们都是对企业无比的热爱,同时他们也都身体有病,没有一个说,我身体非常的棒,一点问题都没有,我三天三夜不睡觉我就死了,不可能的,没有的。这种热爱事业而死亡的人,在我看来,死得其所,死得伟大,死得光荣。

主持人:在您看来这群人是不是追求完美的人,像乔布斯他对产品就是很追求完美的?

王若文:以我个人的这种思想来判断,我觉得几乎所有过劳死的人,都有这么一个特点,就是他们做什么事情,一定要做到,自己认为最完美为止,真的是这个样子。而通常过劳死的人,从血型来说,A型的居多。A型性格的人就喜欢追求完美。

主持人:那如果说我们站在企业的这一方来讲,要避免这种情况的话,企业的内部结构,或者说他的政策,管理,应该怎么来优化?

王若文:那最重要的就是你讲的,从企业结构的安排,从工作的安排这个角度,可能要更多的动一些心思。不,我说新人,有一拨是天天幻想做老板,天天想着去跳槽,天天想着一夜去暴富,这是很大的一群人。但还有非常小的一拨人,就是想成就事业,就是想来用自己的生命,能够编织一个高科技出来,奉献给人类,真的是这么想。那既然总会有这么一拨人的存在,作为企业老板,作为企业负责人事行政部门的官员,是不是要给他们提供更多的关怀?甚至在必要的时候,给他们一些干预。我觉得最重要的干预,可以从根本上来做。从哪里呢,就是,我刚才说过,所有过劳死的人,一定是身体有问题的。所以假设你干预不了他的乐趣,你干预不了他对事业的追求,你更不能够让他对这个部门负责的事业停下来,影响整体事业的发展,但你可以干预他的身体,你可以带着他去医院,甚至把医院的大夫请到公司来,为他进行体检。发现他的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,辛苦一点没有问题,不会有过劳死。但一旦发现身体有一丁点变化,或者是不适,比方说心脏的,比方说血压的,比方说血糖的,比方说肝的等等,那就要强制让他停止工作。我觉得这种关怀,比机制的强制可能更有效果。

主持人:您说起这样一个事情,其实刚刚我们也有谈到,这个工作跟生命之间的一个关系。因为有很多人就会崇尚这一个观念,我们活下来,就是生存下来,就是为了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,让自己的生命发光发热。像乔布斯有一句很伟大的话,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,总觉得活着,就要做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,所以要拼命做拼命做。但是也因为这个拼命做拼命做,才让我们的生命或者是身体,承受那么多的负担,才会有那么多过劳死的现象。所以这个生命和工作之间,到底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份量?

王若文:有一个关于工作和生活的伪命题,一直在世界流行。那就是总有人问,我活着究竟是工作为了生活,还是生活为了工作,我说这是一个伪命题。没有工作为了生活,也没有生活为了工作。其实人从出生开始到死亡的这个过程,这就叫生活。那生活的过程当中,就应该有很多元素,比方说谈情说爱,吃饭穿衣,睡觉,成家立业,包括休闲,都是生活所必须的一些内容,自然离不开工作。所以工作是生活的一部分,不应该是工作为了生活的更好,或者是我生活就是为了工作。今天我们看到的,包括之前我讲国内的王均瑶也好,还是今天世界乔布斯也好,他们活着好像就是为了工作,为了改变全人类。我相信百度的这名员工,也是活着,我一定要在某一方面有所成就,这种想法非常的好。但是我们一定要找到一个生命与工作之间的一种动态平衡。很多人容易找静态的平衡,所谓静态的平衡就是,我有一个计划或者有一个目标,我不按计划就不可以,我不达目标就誓不罢休,不管自己的身体处在什么样的状态。我觉得这种方式不可取。应该是我们有一个目标,这个目标本身是可以调整的,根据什么来调呢,根据自己的承受能力,更多的就是根据我们身体的状况来判断。我根据计划往前去走,我的身体完全可以支撑得了,我可以走快一点。当我发现支撑不了的时候,或者我无法很快达到目标的时候,我可以把目标切掉一部分,让我的身体暂时来修整,待到身体恢复以后,我再去做更多的东西。这就是身体配合事业,事业又根据身体,来做一种动态平衡的调整。我们经常不是说有一句话,叫有志不在年高,无志空长百岁。假设一辈子碌碌无为,你活到八十岁,九十岁,一百岁,都是不断的在消耗,又有什么价值呢?反过来我抓住最青春的年华,我做一个无比的创造分享给世界,牺牲了又怎么样呢?其实人生我们说就是四个字,很简单,叫不了了之。所有的人都是一样,你不得不接受这种现实,也就是所有人都难逃一死。但是死的方式多种多样,有的人是闭目而去,叫死的瞑目,这是一种圆满,开心很快乐。有的人可是死不瞑目,甚至怒目圆睁,这样的人就死的给人感觉,很多的遗憾。但是我相信,百度的员工,王均瑶,华为曾经逝去的员工,以及今天的乔布斯,他一定死的很开心,死的很快乐,死的很瞑目,也就是死的很圆满,那我们又何必在乎他今天究竟是几岁呢?百度李彦宏说,我们不是黑心工厂,我这里的员工没有过劳死。其实你大可承认,就是过劳死不要紧。但百度没有压榨任何人,关键在这个地方。是他热爱这份事业,加上他有心脏病,所以心脏过劳并发症死亡,这不是很好嘛,也是过劳死的一种。过劳死不代表你就压榨了他嘛,但是他死的很开心,他死的很快乐,死的很安详。二十五岁的生命也是一个圆满的人生的句号,这不比那些碌碌无为,活了八十岁,九十岁,无所贡献的人更有价值吗?鲁迅曾经说一句话,有的人已经死了他还活着,有的人活着但已经死了。每一个人的生命,他的长度的决定,并不是身体死亡的这一刻,来决定他的一个长度。而是要判断从出生开始到死亡,再到死亡以后,所产生的影响的长远,加到一起,这才是生命的长度。至于活的这一段,是长一点,短一点并不要紧,我要看的是,总和有多少,这才是生命的价值。

主持人:生命的长度应该不在于死亡,划下的一个界限,而在于他在生前所创造的一个价值。那如果说大家有不同的意见,欢迎大家参与到商界透视镜的评论,今天我们的商界透视镜就到这儿,下期再见!
 

往期推荐

关于我们  |   法律声明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|   网站导航  |   支付方式

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1910589号 广东省音像制品制作经营许可证 粤音制证字第 B005号信息

广播电视制作经营许可证 粤字第922号 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粤B2-20080129号

版权所有 总裁网 Copyright © 2007-2018 Chinaceot, All Rights Reserved